向竞争对手“投放黄色视频”,千聊这骚操作居然还有其他公司玩过

来源:刺猬公社、海蜂情报 阅读量:2699 发布时间:2020-07-30 18:24:28 我要分享

东野圭吾在《白夜行》里说:“世界上有两样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

在商业竞争中,人性之恶更是潜伏在无数个“隐秘的角落”

“黑公关”、举报、设局陷害……这些恶性竞争手段层出不穷。向竞争对手“投放涉黄内容”,成为了最新曝光的商业暗战手段。

7月27日,广州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千聊不正当竞争案件案件,原告荔枝微课一方指出,被告方千聊90后核心创始人薛竣升和千聊股东廖伟科,先后3次在荔枝微课平台投放淫秽、反动视频,并恶意举报,导致原告所属公司的域名被微信屏蔽,企业声誉受损,经济总损失估算超过200万元。

 

先“投黄”再举报的神操作,揭开了商业恶性竞争的一角。但相比于商战中那些无所不用其极的盘外招,这一“自杀式袭击”无疑仅是小儿科。

01.先“投黄”后举报,千聊这操作有点骚

2016年被称为“知识付费元年”,而千聊与荔枝微课的恩怨,也始于这一年。

公开资料显示,千聊与荔枝微课都是2016年上线的知识付费平台。两者的用户群体均以女性用户为主,主打课程类型也相差无几。伴随着行业红利,千聊与荔枝微课先后都获得了融资,急于抢占市场的双方,谈判桌下的交锋也越来越频繁。

荔枝微课(左)与千聊(右)课程界面

 

一组声明将双方的矛盾彻底公开化。2017年5月,“荔枝微课”在9天内连发三篇声明,称其被竞争对手“千聊”以恶意投放反动、色情信息等形式破坏正常经营活动。

7月27日的民事起诉书披露了更详细的始末。2016年10月20日凌晨,“Cro SB”等非活跃账号用户,在荔枝微课使用“创建课程”功能后,上传不雅视频14段、反动视频16段。荔枝微课因及时发现,并对内容进行拦截与账号封号处理,并未造成严重影响。

2017年3月8日晚间,上述投放涉黄信息的情况再次发生。数小时后,“荔枝微课”域名“lizhiweike.com”被微信风控团队封禁7天。3月23日,平台不仅再次出现涉黄信息,由于上传者雇佣水军恶意举报,荔枝微课所属公司广州森季域名被微信屏蔽。这导致荔枝微课的经济总损失估算约205.6万元。

3月的两次“自杀式袭击”的幕后黑手,正是千聊创始人之一薛竣升和千聊的股东廖伟科。

千聊创始人之一薛竣升

 

“我们最初只定位到了薛竣升的个人信息,后来才逐步收集到更多证据。我们发现廖伟科用匿名账户参与投放淫秽内容,并且在淘宝网店购买投诉服务,定向投诉荔枝微课;薛竣升在投放淫秽内容后,将淫秽内容的网页链接发送给朱峻修(千聊法定代表人);同时也收集了荔枝微课链接被微信断开后,千聊方面的运营人员大量联系荔枝微课平台讲师,从平台挖人的聊天记录。”荔枝微课代理律师叶竹盛指出,掌握了完整证据链,团队判断这是竞品有组织的恶意竞争行为,而非个人行为,因此起诉了千聊的几个运营公司。

02.网络“黑公关”,腾讯伊利都曾深受其害

千聊和荔枝微课的冲突,也仅仅是互联网公司恶意举报事件的冰山一角。盘点商战中的盘外招,“黑公关”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2010年7月16日,某报刊登了一篇所谓“深海鱼油造假严重”的新闻,随即网上相继出现大量宣传“深海鱼油不如地沟油”的攻击性文章。

之后,网络攻击深海鱼油的行动有组织地向深层次发展,攻击添加深海鱼油的产品不能食用,最后矛头直指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QQ星儿童奶”,煽动消费者抵制加入了深海鱼油的伊利“QQ星儿童奶”。

伊利随后向呼和浩特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报案。

两个多月之后,这场诡异的舆论战背后,一个竞争对手与“黑公关”联手损害企业商业信誉案件浮出水面。

警方证实,2010年7月14日,蒙牛“未来星”品牌经理安勇与北京博思智奇公关顾问有限公司共同商讨炒作打击竞争对手——伊利“QQ星儿童奶”的相关事宜,并制定网络攻击方案。

 

这一事件发生8年之后,“黑公关”这个称呼,再一次因为一个公共事件而引起轰动。

2018年5月31日,腾讯联合共青团发布了一个调查报告——《中国青少年互联网使用及网络安全情况调研报告》。

随后,一家名叫“易特网”的网站,刊发文章《教育专家诤言无昧:腾讯、共青团为何一再为网游洗白?》

吊诡的是,这篇文章中竟留了一句话:“(这一段去掉吧。因为王锋的确说的是很有道理的。。。不然会让文章变成为黑而黑)”

 

6月20日,马化腾以这篇文章截图发布朋友圈,并配文字:“若不是这个纰漏,很多人没有意识到黑公关是多么猖獗。近两个月突然爆发,本想一贯佛系忍忍就算了,但是时候挖根源了”。

 

6月25日,腾讯发布公告称:“近期,腾讯公司遭遇了持续、密集、非常规的恶意攻击。文章普遍缺乏基本论证逻辑,利用各种拼凑的信息和不实谣言抹黑腾讯及相关互联网产业,存在明显的‘黑公关’操控迹象。”

公告称,腾讯已就遭遇“黑公关”事件正式报案。

03.举报、设局陷害……商业竞争从来不是请客吃饭

相比于黑公关,设局陷害要恶劣的多,而最为恶毒的商业恶性竞争陷害,无疑是瑞星微点案。

2003年初,时任瑞星总裁的刘旭在与董事长王莘发生一场激烈冲突后便辞职而去。

2005年10月,由北京瑞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总经理刘旭创办的东方微点公司,在“防病毒公司传播病毒”的新闻传播下名誉扫地,致使瑞星竞争对手东方微点公司高管田亚葵被非法关押11个月。此后的三年,东方微点走上了一条艰难的上访上诉之路。在多方努力下,田亚葵于2006年7月29日取保候审。

2008年7月17日,北京市纪委介入,调查于兵受贿案。

经调查,田亚葵案背后的黑幕被查清:中国杀毒软件巨头瑞星公司当时为了扼杀微点这个新生的杀毒公司,请托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处长于兵通过假报案、假损失、假鉴定的手法陷害竞争对手。2008年9月18日,于兵在南非被捕,被北京市纪委立案调查,瑞星副总裁赵四章已被批捕。该案件所造成的“瑞星贿赂门”被称为“中国计算机杀毒业界最大的丑闻”。

 

可怕的是,这类“设局式”的恶意竞争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

2017年8月14日下午,小猿搜题官方召开发布会,就当时媒体及社交平台流传的“学习软件内容涉黄”一事披露调查结果。发布会上,小猿搜题展示的所有证据都指向 “涉黄”事件系竞品百度作业帮栽赃陷害并蓄意抹黑。

小猿搜题指称,百度作业帮员工通过技术藏匿手段,先到小猿搜题APP中“小猿日报”栏目的评论跟帖区发布数条涉黄的跟帖,然后截屏并制作视频,委托某公关公司4小时之后通过微博相关营销号发布“小猿搜题上有约X信息”等内容,并在此后两三天时间一直推动传播。通过技术手段,小猿搜题追查到发布淫秽色情信息的IP地址,竟然来自直接竞争对手作业帮的办公区。

 

对于小猿搜题方面列出的种种证据,作业帮并未进行针对性反驳,也未拿出相应的证据解释。不久后,“小猿搜题”就此事正式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针对“作业帮”提起诉讼。作业帮反过来也以“捏造虚假信息造成其商业信誉下降”为由,将小猿搜题诉至法庭。这两个案子最终结果为何,公众无从得知。但给小猿搜题造成商誉损失的作业帮,在此次事件之后几乎没有承担任何责任,小猿搜题等于吃了哑巴亏。在这一悬殊“交换比”的“鼓舞”下,企业之间“栽赃式举报”越发频繁,“骚操作”越来越多,竞争下限也越来越低。

但对于企业而言,采用恶性竞争,依然要承担不小的法律风险。要想从残酷的商海博弈中脱颖而出,企业还是应该多关注自身,通过不断完善自己的产品、技术和商业模式,进一步提升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以商业智慧战胜竞争对手。

综合自 刺猬公社/海蜂情报

分享到: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