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闹出人命,前科累累的气功荒诞发展史,马云钱学森都曾深信不疑

来源:安全联盟 发布时间:2020-07-21 19:08:09 我要分享

体重260多斤的李燃(化名),在连续54天只喝一款据称被念过咒的饮用水后,活活饿死了。而按照“气功大师”刘尚林的建议,这位年仅27岁的年轻人,原本还需要停食16天。

李燃

去世当天,为了“救”他,他的尸体还经历了被针扎、念咒做法等一系列荒诞的抢救措施,可依然无济于事,留下的仅有30多万元的“治疗”费用清单。

 

面对众人的质疑,刘尚林坚称,此次意外事故是因李燃私自延长了停食时间,“乐意司法介入,还他清白”。

 

刘尚林如愿等来了司法介入,但清白却离他越来越远。

 

刘尚林

7月17日,铁力市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利用迷信致人死亡罪对犯罪嫌疑人刘尚林批准逮捕。铁力市警方透露,刘尚林将藏密气功更名为森林瑜伽,对外招揽学员习练藏密气功。截至今年6月底,警方已核实2000多人在该康养中心学校森林瑜伽,涉案金额400余万元。

 

李一道长走红于商政之间,坐拥弟子三万;“大师王林”引得马云登门拜访,李冰冰跪认干爹……种种迹象表明,80年代那些“气功大师”虽已远去,但孕育他们的土壤却远未消失。在中国这样一个宗教不发达的国家,神秘主义一直存在,人们对终极关怀的需求也赋予神秘主义空间,而这也是气功这一骗局的温床。

 

“读史可以明鉴,知古可以鉴今”,今天,小盟就为大家梳理下气功的荒诞发展史,看一下这一史上最大的科学闹剧,是如何让马云、钱学森等大佬都曾深信不疑的。

 

 

01.钱学森与“气功大师”的黄金时代

唾沫作药、喝尿治癌、拍手防新冠肺炎……在团队的包装宣传中,刘尚林拥有包治百病的神力,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不敢忽悠的。但与80年代全民气功热中涌现出来的那些“气功大师”,刘尚林团队的这套包装话术,简直是小儿科。

 

而全民气功热的荒诞,都肇始于1979年3月,《四川日报》报道称,大足县发现一位12岁少年唐雨,“能用耳朵辨认字、鉴别颜色”。闻讯赶来的四川医学院对唐雨做了25次试验,唐雨19次偷看纸条,6次偷看未成、拒绝辨认,被认定为弄虚作假。

 

会特异功能的孩子们

为此,四川省委也不得不在6月5日向上层做了份检讨报告,对大足县的报道做自我批评。

 

但这个荒诞的故事才刚刚开始,13天后,香港《明报》刊登了一封署名为“李学联”的来信,题头是“以耳认字,未必荒谬”,信中批判国内对人体科学的认知不够现代化、科学化,过于武断。

 

这位香港市民的及时出现,给了特异功能支持者们打了一剂强心针,甚至让高层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改变。而这场“人体科学”浪潮,很快蔓延至全社会,科学界大佬也亲自下场,参与到这场科学与伪科学的激烈交锋。

 

“导弹之父”钱学森是这段历史中难以回避的名字。1980年,他亲赴上海,访问了“人体科学”宣传的重要阵地《自然杂志》,强调耳朵认字等特异功能“客观存在”,首次表明了他的态度。他甚至表示,这是现代科学的舞台出现在了中国,是人类史上的“第二次文艺复兴”。

 

钱学森

这样的言论很快引来质疑。比如叶圣陶就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强烈反对,结果被各方施压;经济学家于光远给领导写信反映,没什么回应;我国神经科学奠基人张香桐更是直言:这是一场闹剧。

 

然而,导弹领域的权威,给时任中宣部副部长郁文写信,“以党性保证”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最终为特异功能之争定了调,力挺“亩产万斤”那事儿,大家似乎都忘了。于是,数百所人体科学研究所在各地的支持下纷纷成立,报告和论文像雪片一样发表出来。

 

作为特异功能支持者一方的意见领袖,钱学森在自己负责的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即507所)先后作了百余次报告、发言,谈论人体科学等话题,该所很快成为人体科学研究的重镇,张宝胜等“大师”被正式调入,其特异功能甚至被认为可用于军事目的。

 

 

在“搞导弹不如卖茶叶蛋”的80年代,数次提议被裁撤的507所,也因为在人体科学方面的研究,申请到了不少研究经费,顺利渡过低谷。

 

而在钱学森等支持者的鼓与呼下,各路气功大师们纷纷从祖国各地的犄角旮旯里钻了出来,接受群众的膜拜。

 

1984年,《重庆工人报》发表长篇报道《神医·神话·现实》,正式推出“气功大师”严新。严新是“人体科学”领域以“气功”出山的第一人,其号称用气功扑灭了1987年的大兴安岭火灾,并和清华大学合作完成了发功改变分子结构的实验,并发表了6篇论文,被大科学家们评价为“世界首创、应及时向全世界宣告”。此外,严新甚至接手了两弹元勋、晚期癌症患者邓稼先的治疗,邓被折腾了一个月后逝世。

 

严新大师用“电疗”治病

话剧演员张香玉,自称可以接受宇宙信息、与万物对话。1993年,其亲率上千信徒,在北京妙峰山上与外星人联系。信徒们盘腿而坐,紧闭双目,头顶一口带着两个把手的铝制信息锅,以达天人感应。

 

张香玉与信徒

矿工张宝胜因以鼻嗅字出山,随后便拥有了发功治病、隔空移物、拦截原子弹等神功,并在1983年调入507所,享受保镖专车的专家级别待遇,被誉为中国气功第一猛人,未来军事战争中克敌制胜的秘密武器。

 

据不完全统计,80年代民间有名有姓的气功大师多达一千多人,而全国气功信徒的数量更是高达6000万人。这也被称为气功大师的“黄金时代”,也提供了气功发展史上最足量的荒诞。

 

02.“大师王林”与气功热最后的疯狂

要说气功发展史,除了钱学森,还有一个人始终绕不过,这个人就是“大师王林”

 

80年代的气功热,不仅让严新、张香玉、张宝胜等一大批气功大师名声大噪,也彻底改变了王林的命运。只不过那时的他,还只是一个身陷牢狱名不见经传的道士。

 

王林

上个世纪70年代末,自称7岁离家,在峨眉山学艺修道二十余年的王林,因在垦殖场调戏妇女,被判刑入狱。

 

80年代的气功热,让擅变戏法的王林迎来了命运的转机。因为经常在监狱里表演各种戏法,王林成为大家追捧的对象,这也引来了更高级别的关注。1987年,江西省司法厅、公安厅和南昌市气功学会联合派人到监狱测试王林,王林随后出狱。90年代初,当王林在江西省体委办公室主任陪同下,进京接受中央“人体科学工作组”测试时,“人体科学”正迎来发展历程的最高峰,制造出海量信徒。

 

学界对气功热的质疑,从未停止。

 

1988年,随着国际组织“对于声称异常现象科学调查委员会”来华访问,并通过测试令所有“超人”折戟,《科技日报》、《北京晚报》发表了一系列怀疑论者的文章,虽然制造的声浪不及特异功能支持者一方,但这标志着科学界有了更多理性的声音。

 

也是在这一年,在507所所长陈信主持的向中央多个部门领导作的汇报表演上,张宝胜一败涂地,但目击者、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写作的《“奇人”张宝胜败走麦城实录》却直到1995年才刊登出来。这几乎是双方力量对比的一个缩影。

 

严新(左戴眼镜者)与张宝胜

 

1980年代后期起,中国科普研究所模仿“大师”,搞了多场揭露伪气功的报告会,常由郭正谊院士出面,与“大师”针锋相对。


更大的麻烦来自发展本身。“大师”们的事业发展依赖于利益驱动,这使他们频频撞上法律红线。张香玉、张小平先后因涉嫌诈骗落案。


1994年末,在院士联名上书中央后,《关于加强科学普及工作的若干意见》以中央委员会文件的形式下达,为攻击吹响号角。


1995年,这场科学与伪科学的较量,终于迎来了关键一年。当年2月,中国科学院112名院士联名签发“科普倡议书”,呼吁通过科普反对伪科学。主流媒体上终于又集中出现了对特异功能宣传的批判,雪藏7年的对张宝胜“走麦城”的揭露终获刊发,《工人日报》更是用头版消息加整个第五版的规模刊登了六位专家揭露严新骗局的文章。

 

以取缔“falungong”为分水岭,这场全民癫狂的造神运动在1999年戛然而止,盛极一时的“大师”们坠入低谷。严新逃往美国;张香玉因经济犯罪入狱;张宝胜等则销声匿迹,再无声息。

 

而王林也蛰伏香港,开始深居浅出。但这依然无法为他卸去所有麻烦。自从他与马云、李连杰、赵薇等名人的合影曝光后,“大师”的隐秘外壳被他所不熟悉的网络层层剥开。

 

 

而在此之前,在江西萍乡,他一直延续着自己“大师”的神话。他用变蛇的绝活和为元首治病的传说,加上对人心理的精于琢磨,保持着他的神秘和吸引力。

 

我不会法术,一个人最要不得的就是迷信”。面对网民的质疑,王林大师急忙回应。

 

而长期与他保持友好关系的当地政府突然变了脸。2013年8月6日,多部门商讨后认为,王林涉嫌非法持有枪支、偷税、非法行医、行贿、重婚、赌博、诈骗等七项罪名。江西省芦溪县警方已对他立案调查。

 

 

2017年1月12日,江西省抚州中院作出裁定,该院在审理过程中,因被告人王林患有严重疾病,无法出庭,对王林中止审理,短短一个月,就在2017年的2月10日下午,王林在医院因病医治无效去世。

 

因为气功,王林在80年底免除了牢狱之灾,也因为气功,“大师王林”,在监狱里,度过了他生命最后的时光。

 

李燃的悲剧,标志着“大师”虽已远去,但孕育他们的土壤却远未消失。在权贵的支持和学界的背书下,新世纪的二十年间,伪科学的浪潮依旧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以刘尚林为代表的新生“大师”,依然拥有大量信徒。生活的偶然性,让不少无助的人,寻求神秘主义的庇护。

 

这不由得让人想起一句古话: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参考资料:

[1]. 永不消失的气功:从全民气功到全民锦鲤;饭统戴老板

[2]. “气功大师”背后的大人物;南方周末

[3].起底“气功大师”刘尚林;上游新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