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资讯

“系兄弟就来抓我” ——《贪玩蓝月》背后大佬被捕!

来源:灰产圈 2019年06月15日 23:05

又有上市公司爆雷了。


恺英网络实控人叫王悦,6月12日晚间,公司公告称,这个人被正式逮捕了。


恺英网络于近日收到王悦先生的《通知函》,王悦先生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经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批准,已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


据悉,王悦在游戏圈的名气很大。2016年3月,王悦迎来人生的高光时刻,以70亿元的身家,与滴滴创始人程维一同入选“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成为中国最年轻富豪。


王悦是谁?他就是贪玩蓝月的实际控制人,贪玩蓝月号称游戏界的脑白金,没错,他就是创始人。


说起《贪玩蓝月》,就不得不提他的洗脑广告语:



01 搭嘎好,我是渣渣辉。

02 是兄弟就来抓我,我在贪玩蓝月等你。

03 古天乐绿啦,古天乐绿啦,惊喜不断,月入上万。等级能提现,装备换点钱。


《贪玩蓝月》代言人,集结了张家辉、孙红雷、张涵予、吴京、古天乐、陈小春、甄子丹、成龙、吴孟达、宋小宝、郭富城、曾志伟、马丽等明星。


陈小春在2015年8月、2017年9月分别代言了页游《贪玩雷霆之怒》和《贪玩问世》。


《贪玩蓝月》在2016年找了孙红雷、古天乐,在2017年先后找到张家辉、陈小春、刘烨做代言。


此外,吴镇宇也在2015年期间代言过《贪玩传奇盛世》。


阵容豪华,都是用钱砸出来的。据媒体报道,贪玩游戏成立30个月,全平台月流水已经突破5亿。


创始人更牛逼。恺英网络实控人叫王悦,2001年开始在长安大学学习修大坝的专业,父母都是老师,家庭顶多小康。王悦不安分,搞互联网,并且开始做个人站长。


据他本人说,他并不沉迷游戏,只是想办法架站做流量,包括下载站、音乐站等,然后广告变现。据悉他在大学时期就已经年入百万。


2005年毕业后在上海认识了[http://51.com]的老板庞升东。于是做了51的产品经理,一直做了三年,经历了互联网公司的各个岗位。当时51的游戏部门就是他创建的,他经历了员工从十几人到几百人,用户量从零做到1.7个亿的发展历程。


2008年他带领团队成立了恺英网络。从做社交游戏开始,类似当时的开心农场等游戏,名叫“摩天大楼”,先后接入当时非常开放的人人网和腾讯平台,用户量很快到达1亿。每月营收超过千万。


2017年,《贪玩蓝月》开服数量19912位居页游年度第一名。


2017年,《贪玩蓝月》流水10亿+ 页游年度第一。


2016 年 3 月王悦曾以 70 亿元的身家,与滴滴创始人程维一同入选“ 2016 胡润全球富豪榜”,成中国最年轻富豪。


2018年,恺英网络的业绩遭遇了滑铁卢。


在2018年业绩快报中显示,公司去年实现营收22.85亿元,同比下降27.09%;实现净利润3.29亿元,同比下降80.8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5亿元,同比下降89.75%。


3月29日,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因受到深圳证券交易所的问询函,问询函中的相关问题需要恺英实际控制人王悦进行确认,但是3月28日起,恺英网络通过邮件、电话等各种方式都未能与王悦取得联系。


4月1日晚,恺英网络再次公告称,“至今仍无法与王悦先生取得联系。截至目前,公司尚未能够了解到王悦先生失联的具体原因。”


4月2日晚,经济观察报发文称收到消息确认,王悦已被公安机关“网上追逃”,事由涉嫌操纵股价、内幕交易等。


据知情人透露,监管机关的调查已经持续了一年多时间,在2018年春节之后陆续收网,其中王悦在几桩收购中,涉及到业绩对赌、市值对赌等事项。


6月12日晚间,恺英网络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王悦先生的《通知函》,王悦先生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经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批准,已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


在对浙江盛和以及对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收购期间,涉嫌内幕交易、操纵股价。


公告显示,王悦直接持有恺英网络股票4.6亿股,占比21.44%,而且几乎质押了其所持的股份。


想不通,他年纪轻轻都那么有钱了,为什么还要去做违法的事。


王悦被捕的消息一出,紧接着,江西贪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贪玩”)就赶紧出来辟谣,声称游戏是他们的,不管是贪玩蓝月还是江西贪玩这家公司,都和王悦没关系。


这是什么洗白的骚操作?


一起来围观下人家的危机公关:


官方声明写的很清楚,很明显是危机公关,至于有没有关系,可能没有比贪玩蓝夜官方更清楚的了,在国内,一般都是谁出了事,所属公司立即声明,与我么没关,我们是躺枪,不是我,我没干,与我无瓜。


王悦与其说是操纵市场,不如说是被市场坑了。


2015年4月,恺英网络借壳上市消息一出,壳市值在短短一月间就翻了4倍,从25亿上涨到了100亿,2015年底交易完成之后,恺英网络市值很快就突破了400亿。


这个价格高到管理层觉得不变现就是傻叉了,但是才交易完,股票还没解禁呢,只能看着这个股价流口水。


一边是手握数十亿却短期无法变现的股权,一边是只能领着几十万的死工资,买房还需要贷款。


明明都进了富豪榜,妥妥的财务自由了,却没办法爽快花钱,这谁能忍啊。于是,在借壳上市不久,管理层就开始大规模的股权质押。


现在卖不了股票,那我就用股权作为抵押物贷款,等解禁了再还。


而且王悦也不算飘了,抵押差不多37%的股权,然后质押率再设到30%左右,实际贷款数额也就身家的10%-15%,身价80亿,贷款10个亿也是预留了很高的安全垫的是吧。


然后就是买买买了,别墅、私人飞机买起来,作为成功人士,风险基金也要做起来,项目投几个,再借点给朋友亲戚,钱很快就花的差不多了。


可惜之后恺英网络流年不利,业绩被券商吹破之后无法满足市场预期,股价一路下跌,到了2017年初市值已经腰斩,已经接近当初质押的平仓价格,这时候经过不断的补充质押,王悦的股权质押比例已经从37%提升到了62%。


2017年6月,公司收购三家互联网金融公司开始搞当时红红火火的小贷业务,记得没过多久小贷行业就因为国家政策收紧变得半死不活。


还好股票市场也整体回暖,带动公司市值回到300亿的安全线。


2018年是整个游戏行业的梦魇,恺英当然也逃不掉,版号发不出来,游戏无法上市的结果就是业绩大幅下跌,带动股价一路向下。


2018年3月,恺英开始涉及区块链项目,急于拉抬股价的迫切心情十分明显。


2018年4月,恺英市值重新回到200亿,这时候王悦已经慌了,到处借钱想要做市值管理。


结果又遇到了下半年的熊市,这下窟窿彻底补不过来了,市值到100亿的结果,就是股权收不回来,还倒欠几个亿。


等真的没钱了,就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进去了。


本来看上去很安全的股权质押,却使得王悦财富归零,除了行业的流年不利和公司本身的经营问题,最大的原因还是被当时的市场忽悠了,以为自己的公司还真就这么值钱了。


后续我们将会持续关注。


文/灰产圈

即时新闻
    热点文章